生意寶 | 生意社 | 生意圈 | 生意場 | 大宗商品 | 化工網 | 行業會展網 | 電商研究中心
您好,歡迎來到機械網! 請登錄免費注冊加入
遼寧瑞德森機械設備有限公司撫順機械設備制造有限公司
多種方式并存混戰不斷“最后100米”成快遞行業新難題
http://www.pepeson.com 2019-05-28 15:23:50 中國產業經濟信息網
機械網】訊

  我國快遞業連續多年以超過50%的增速發展,已成為我國發展最快的服務行業。然而,在快遞行業持續數年業務增長的數字背后,還隱藏著快遞行業“最后100米”末端配送問題的痛點。

  快遞行業的“最后100米”之戰似乎進入了下半場。

  隨著電商的快速發展,諸多快遞公司競相布局的“戰場”從過去爭奪的“最后一公里”轉向了“最后100米”。雖然快遞柜、代收點等各種服務各有特點,但也各有各的痛點。那么,“最后100米”的問題到底該如何解決?

  “最后100米”大混戰

  位于各個小區、單位和寫字樓內的快遞存放柜,為解決物流快遞的最后100米提供了有力支撐,但是目前的競爭已經到了白熱化程度。中國商報記者近日實地采訪時發現,北京朝陽區某小區只有九棟樓,卻有九個快遞柜和三個快遞代收點,其中有五個豐巢快遞柜、三個菜鳥驛站快遞柜和一個是海爾旗下的日日順樂家快遞柜,以及主收韻達的代收點、圓通旗下的媽媽驛站和一家可代收各種快遞的夫妻店。

  有居民告訴中國商報記者,在這九個快遞柜中,日日順樂家和豐巢是最早出現在小區里的,而菜鳥驛站快遞柜則是最近兩個月才設置的。“因為已經沒有位置了,所以菜鳥只能設置在小區里面”。記者注意到,該小區一共有四個大門,其中西門附近的快遞柜最多,有兩個豐巢和一個菜鳥驛站,剩余的三個門附近都是豐巢。而菜鳥驛站其余的兩個快遞柜則位于小區中間。

  至于快遞代收點,據小區居民介紹,此前在快遞柜還不是很多的時候,小區里有好幾個夫妻店加盟的菜鳥驛站,但現在基本上都沒有了,圓通和韻達的代收點差不多就是在菜鳥驛站沒有了以后才出現的。問及目前小區內的九個快遞柜和三個代收點是否方便,不少居民表示,方便是方便,但也比較混亂。

  對于不少居民而言,他們一般會去代收點寄快遞、從快遞柜中拿東西。“其實我們更愿意從快遞柜里取東西,但有時候快遞員會把快遞放到代收點”。以韻達快遞為例,如果從淘寶或者天貓買東西發的是韻達快遞,那么一般會放到菜鳥驛站的快遞柜里,但有時候也會放到韻達快遞的代收點,“只有收到短信以后才會知道快遞員是把東西放到快遞柜了還是代收點,感覺挺亂的”。讓居民張女士感到奇怪的是有一次她從微信的百世來取小程序中收到了韻達快遞的取件碼,需要她去代收點取件。對于此事,中國商報記者詢問了該韻達代收點的工作人員,得到的回復是“我們和百世匯通快遞用的是一個系統”。當記者繼續詢問該站點是否能寄百世的快遞時,該工作人員猶豫了半天才說可以。

  除了韻達的代收點有些混亂外,其他兩個代收點也各有各的問題。據居民反映,圓通媽媽驛站最開始除了收有取件碼的快遞以外,沒有取件碼的快遞也可以暫時存放在這里,但自從2018年“6·18”爆倉后,凡是沒有取件碼的快遞該驛站都要收費一元。另一家夫妻店則是什么快遞都代收,雖然感覺上會更加方便,但由于所有的代收快遞都露天放在店外的空地上,所以丟件情況時有發生。

  與問題頻發的代收點相比較,智能快遞柜更受居民的青睞。“快遞柜是我們收快遞的首選地點。”有居民對中國商報記者表示。不過,方便的快遞柜也給居民帶來了諸多不便,快遞員直接把快遞放在快遞柜的問題一直被人詬病。盡管今年5月1日《快遞暫行條例》正式實施,規定經營快遞業務的企業應當將快件投遞到約定的收件地址、收件人或者收件人指定的代收人處,并告知收件人或者代收人當面驗收。但多數居民對中國商報記者表示不會打,“要打電話的話,基本上是因為快遞柜沒有空位了,需要把快遞放到其他地方”。而對于不打電話直接投遞的做法,有居民理解,也有居民表示反對。

  “平時快遞到的時候,基本上我都在上班,不是很方便接電話,快遞員大多也很忙,給我打電話也挺麻煩的,如果直接放快遞柜里的話,下班回家我就去拿了,挺省事兒。”居民李女士告訴中國商報記者,除了方便外,最近快遞員上門取件頻繁出事也讓她覺得快遞柜更安全。“現在快遞多了也擔心自己家的住址會泄露,而小區有快遞柜的話就不用把地址寫得太詳細了。”不過她也表示,如果是大件快遞,還是希望快遞員能送貨上門。另一位居民王先生則表示,雖然小區內的快遞柜分屬不同公司,但對接的快遞公司有重合,希望能固定下來某一公司的快遞就對應某個快遞柜,或者某幾棟樓就對應某幾個柜子。“為了取個快遞,有時候要去東門,有時候又要去西門,甚至快遞柜格子不夠的時候還要跑到隔壁小區去,太不方便了”。

  中國商報記者在豐巢官網上看到,可在其官網上查詢單號的快遞公司包括順豐、中通、韻達、申通、EMS,而菜鳥智能柜的電子屏上則顯示其與圓通、申通、韻達、百世、中通有所對接,兩者對接的快遞公司確實有重合。問及該小區的快遞員是否有固定的柜子,有快遞員表示:“哪里有空位就放到哪里”。

  多種模式并行

  隨著快遞業務的迅速增長,如何解決“最后一公里”的問題逐漸變為如何解決“最后100米”的問題。從目前的情況看,在解決“最后

  100米”的問題上,快遞柜、代收點等多種方式并行成為主流趨勢。

  2010年,中國郵政在設立了國內第一個快遞包裹智能投遞終端后,做智能快遞柜的公司越來越多,速遞易、中集e棧、云柜、格格貨棧等是在2012-2014年先后成立的。國家郵政局的數據顯示,2018年前三個季度,我國主要企業設立智能快遞柜已達25萬組。就快遞行業當下的增長速度來看,快遞柜行業將擁有更加廣闊的市場前景。

  不過,盡管入局者甚多,但經過數年發展,目前快遞柜的市場格局已經基本定型,形成了“菜鳥+中郵速遞易體系”與“豐巢系”分庭抗禮的局面。而這一局面在上述小區內的快遞柜布局中也可窺見一二。

  有消息稱,京東將啟用自營智能快遞柜,首批快遞柜已經完成投放,未來將大力鋪開。

  值得注意的是,隨著快遞柜的快速投放,其痛點也隨之而來,行業柜體成本、場地租金、設備維護運營成本等在不斷上漲,但企業卻仍未找到最佳營收途徑,用戶也不愿為此付費。此外,消費者關于快遞員總是擅自存放包裹的投訴變得越來越多,國家郵政局在發布今年4月的相關數據時指出,快遞業務規模增速超過快遞從業人員增速、

  單個快遞員投遞數量增加、用戶體驗有所下降。此外,快遞柜的布局也出現了不均衡的現象。在一些小區里可能會有多家公司的快遞柜并存的情況,正如中國商報記者在上述小區內看到的九棟樓共享九個快遞柜,而也有一些小區則存在受到物業拒絕、居民反對、周邊環境不允許等多種情況的限制而一個快遞柜都沒有的情況。

  此外,快遞柜還存在信息泄露的問題。此前菜鳥和豐巢就被曝光過關于“信息安全”產生的矛盾問題。“各家快遞之間相互競爭、互有覬覦,但在快遞柜的投資中大家又相互滲透,有著千絲萬縷的‘血緣關系’。”有業內人士表示,快遞柜的公開使用,不可避免地牽扯到各家企業核心數據的篩選、對數據的匹配問題,但怎樣才能既保證隱私又能安全合作?“目前,國內還沒有這樣獨立的數據匹配公司,即便未來出現,這些公司能否保持客觀獨立,并贏得上述企業的信任呢?”這是一個相當棘手的問題。

  至于代收站點,目前比較成熟的有菜鳥驛站、圓通媽媽驛站以及夫妻店代收等多種模式。不過,隨著快遞柜的興起,現在小區內的代收點數量沒有以前那么多了。中國商報記者在上述小區內打開淘寶收件地址,選擇菜鳥驛站代收服務時發現,北京市朝陽區顯示“抱歉,所選區域暫無服務站或門店”。而據居民反映,當初該小區至少有兩到三個菜鳥驛站。據了解,這種代收點模式大多都需要加收相關的代管費用,并且業務對接的快遞公司也和快遞柜有所重合。當記者詢問上述小區內韻達代收點的工作人員,什么樣的包裹會送快遞柜、什么樣的包裹會分到他們這邊時,該工作人員表示并不知道,只是回答快遞柜并不會影響他們,“系統那邊會有分配的”。(記者冉隆楠)

文章關鍵字:
彩票联盟投注 德昌县| 浠水县|